又到一年中考时,当年初三(3)班的童鞋们,你们现在在哪儿,想你们了。

最近不知怎的,看到中考学子们苦读寒窗的新闻,突然又开始怀旧了。

如今,一样的时间,一样的地点,一样的科目,只是,人已不同。还是那熟悉的语文,还是那熟悉的理化,还是那熟悉的英语,还是那熟悉的试卷,只是,已不是那熟悉的人。

又到一年中考时,当年初三(3)班的童鞋们,你们现在在哪儿,想你们了
又到一年中考时,当年初三(3)班的童鞋们,你们现在在哪儿,想你们了

那一年,也是6月18日与6月19日2天的考试,那一年,是2011年,那一年,如今已是5年前。那一年考前的一周,我们开始互留电话、联系方式,老师们为了让我们专心学习,跟我们说这事留到考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这一次,我们没有听老师的话,义无反顾的我们继续互相留着联系方式,也许,我们是正确的,因为,中考之后,大家都散了,都不再一起聊天了,都不再一起玩耍了,都没有机会再互相留联系方式了。一场考试,分开了熟知的所有人。一场考试,让我们不知未来何时再能相见。

还记得,当年早上考的语文,有一篇阅读,标题是:龙眼与伞;还记得,早上送考的爸爸妈妈遇到戴钟乐的父母,双方父母互相鼓励对方孩子考试加油,1、2班的英语男老师也送他的儿子来到考场;还记得,那一年的语文作文,标题是:悄悄地提醒;还记得,那一天下午考理化前,突降暴雨,我们一个个都是浑身湿透进入的考场;还记得,当我浑身湿透进入考场时,你也浑身滴水地走在我身后的张梦圆,又说了一句:赵哲,你好帅啊。(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原话)那一年中考,我的运气特别好,那一年中考,我超常发挥,我的理化是4科中的最高分,144;还记得,那年物理的最后一大题的最后一小题有两解,一个解是正常的整数,另一个解是个除不尽的小数,直到考试交卷前的那1分钟,我都一直在计算那题,总害怕是自己算错了,保留了1位小树还记得当年,金茗有一天问我:赵哲,有人说你帅吗?我很诧异,回答没有,她的下一句是:那我们(金茗和张梦圆)就是第一个说你帅的。还记得,一次放学回家,你和杜乃佳(奶姐)走到我们初中那条路的拐角处右转时,我从你们身后超过,然后你看到我的背影一下就笑了,我走远后你和杜乃佳低声说:赵哲。还记得,在中考前的那一个月的某一天,你突然过来,问我,让我加你QQ,还用笔写在纸上,告诉我,你的QQ验证信息,密码:世界,你让我加你,然后那时因为我还不怎么用QQ,所以一直没加你,后来你急了,问我怎么还不加你,我笑笑说,以后加,以后加,很遗憾,在加了你后,那时已是中考成绩公布之后了,我们彼此都没说太多的话,我问了你考入了哪个高中,你没回,也许是你小小的自卑感,也许是我那懦弱的性格就此退缩,也许是:向来情深,奈何缘浅,在那之后我们没有再联系,直至高中的2次会考时,都碰到了你,我们只是看了看对方,却彼此都没有再说什么。还记得,当年张梦圆你坐在我的左后排座位,有一次我们组轮换到第四组,你说了句:你好帅,然后我很腼腆地笑了(借用数学柳海峰老师的话,在初三一次表扬我数学成绩时,说:赵哲是个很腼腆的孩子),记得你非常开心地跟坐在你前排也就是我当时的同桌的杜乃佳(奶姐)说,我刚刚说赵哲帅,他笑了。你给我印象最深的几件事情之一,是在一次考前不久最后一节数学课,当时我们都在做数学的模拟卷(上海各区中考二模试卷),下课后我去和基友聊天闲聊,结果突然就听见来自你们这边的几声尖叫,一脸懵逼的我回到座位后你说你把咖啡整个翻进我书包了(我书包当时放在教室的木头地板上),然后你淡定地拿出那个已经全空的雀巢速溶咖啡的纸杯慢悠悠地用餐巾纸擦着你的那块小小的课桌,还一脸开心得不得了的笑容,现在想想突然好想打你啊,居然犯了错还不道歉还那么开心,也许,是因为被咖啡洒到的那个人是我吧;也许,因为是我,所以你才一反常态那温柔可爱的女孩形象,如此向我撒野;也许,这就是年少时期的那种懵懂的,爱吧。你给我印象最深的几件事情之一,一次体育课上,在课前的热身跑结束后,那个宁静的午后,我坐在我们学校操场那个小小的领操台上休息,你在跑步结束后,坐在我的左边休息,不曾发现,我们彼此的心一直靠得很近,不曾发现,我们之间的距离,在那时那刻,也是如此的近,没有一点点防备,你的头突然就向右轻侧,然后直接靠在了我的左肩上,那时的我还是一个非常羞涩的小男孩,立刻非常紧张和很不自然地把身体向右挪了挪,每次一看到我,你总是露出那温暖的笑容,每次一看到我,你的眼神总是紧紧盯着我,每次一看到我,你总是显得格外温柔,初三中考前的那些日子,为使我们上课更加专心防止同桌间的窃窃私语,我们的座位被按照老师的要求划分成单独的一人一座我坐在教室的第一排,你坐在我这列的第三排,每次我一转头,你总是先发愣0.005秒,然后像朵花一样地,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应该说,这傻傻的、痴痴的笑容,比世上的任何一朵花都要更加灿烂,更加绚丽,更加美丽,更加,让我动心,于是,我习惯了回头,你习惯了对我笑,也许,看着我认真上课时的背影和那个大大的后脑勺时,你的脸上也是充满了笑容的吧,也许,中考那个大雨磅礴的下午,在进入考场教室的路上,你看着我的背影,在向我开口说出赵哲你好帅前,你的脸上也是充满了幸福的笑容的吧。那一年,那个逗比的甘子行,总是常调侃,问我:你喜欢上我们班的政治课代表(那年,张梦圆是政治课代表)了,我想,也许,是的吧,那种,青涩、害羞、懵懂、单纯的,喜欢,与,爱。你的QQ签名,一直都是:夏佛爷(好友夏婷婷),小圆子这辈子都伺候您老人家。曾经的你,不知现在过的如何;曾经的我,现在在这里想你,一直一直,都会想起你,晚上做梦时也会偶尔梦到你,梦到与你一起玩耍,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亦或是传说中的,如果2个人在梦中相遇,那这2个人一定都在想着对方,相对于第一种说法,我更喜欢第二种说法,也许很多年后,我们都会再次想起彼此,只是,我们都清楚地知道,我们再也回不去了,那令人怀念、无比向往的青春啊。还记得,当年我背英语文章时,有一篇文章标题是:My dad,第一句是:My dad is a middle aged man,我当时和朋友们开玩笑很幽默地搞怪说:我用标准的美式英语朗读,如果没记错的话,张梦圆你当时一直让我读,想听我那纯正的“美式英语”,除了你,大家都来听,搞得我还真不好意思呢,最后连英语老师都过来了,想听我读,虽然英语朱老师很凶,但是却很负责。说到凶,化学崔鹏老师也很凶,后来很喜欢我,还跟我和我同桌甘子行(那个QQ列表用女生头像的基佬)说:考试就靠你们俩了,当年初三中考前的化学模拟是59(满分60),可惜让老师失望了,中考时化学只有57,物理87,最后一题有2解,考后对答案的那个兴奋啊,可没料到18日的最后一门数学的填空最后一题也有2解,如果没记错,答案分别是9和16。想起物理老师了,虽然上课一般般,但是很幽默,记得有次因为我和另外几个男生因为没交作业,老师就去对面办公室待着不上课了,最后我补好作业小心翼翼地走去老师你的办公室。还记得物理老师有次检查期末考复习资料时我没带全,你拿出剪刀要剪我头发,同桌杜乃佳(啊,当年绰号乃姐,因为天天喝一瓶奶)说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还记得当年预初的英语老师李少丽老师,还记得当年的社会课张勤老师,你们常常在办公室聊到我;还记得历史课的吴明慧老师,有次因为我上课说话您把旁边2个同学骂了一通,说你们把好学生都带坏了,让我们哭笑不得;还记得预初时只教过我们一年的英语李少丽老师,刚开始时只记得您带有浓厚的北方口音,待人亲和,对待同学非常和善,一次印象很深的课是您准备好上课用的PPT在插入班级电脑后中了病毒,每一章的内容都消失变成空白同时一个大大的红叉布满了屏幕,后来由于学校的教学安排,我们初一需要换英语老师,在预初的最后一次家长会上,您在和家长们说到您即将不教我们时,您流泪了,说着说着就哭了,您说很舍不得我们,很想继续教我们,但是学校不同意,家长们将这忧伤、离别之情也带给了我们,后来的初中生活中,我偶尔去您的办公室找您聊天,您总是很和蔼可亲和我们沟通交流学习亦或是生活上的点点滴滴;还记得曾经的社会课张勤老师,您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一个胖胖的老师,可能是由于您和我预初的李少丽英语老师是同一个办公室的缘故,您也很喜欢我,您说李老师和您聊天时总说赵哲这个孩子有多好多好,有一次在一楼那个通往教室的小走廊上,刚好遇到了您和李老师,你们看到我都很开心,李老师有一次跟您说赵哲这个孩子怎么怎么好,您说各方面都挺好就是上课有些爱讲话,我不好意思地笑笑;还记得当时1、2班的数学谢老师,您为一些学生补习数学,后来,我也来您这补习,您对我们都很负责很认真,在多次指导我的过程中,您曾对我的父母说,我很聪明,反应很快,但是有点胆小怕错,经常思路是正确的做到一半时突然害怕担心自己是不是想错了,您让我胆子大一些,怎么想,就怎么做,不要怀疑自己;心理课瞿琳老师,一个非常年轻的美女老师,这个名字一直傻傻分不清楚(借用物理陆路颖老师的一句口头禅),印象最深的是中考后返校取成绩报告单时,在办公室里见到您,一开始还愣了一会儿没想起您的名字,最后想起来了,您微笑着看着我,说:“总算想起我名字了,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年级组长刘晓薇老师,印象最深的是您儿子在学校被打得哇哇直哭,嗯。。。然后,大家懂的。。。曾经分A,B班时的同桌徐魏文,记得我们刚开始做同桌时我还为了证明一下同桌是不是一个善良的人而故意谎称自己没带尺,然后问你借,你很大方地就借给了我(现在想想那时的我够单纯够傻居然想出这种奇葩的方法来)在我一次数学没考好时给我鼓励加油打气,让我努力,送给我一张顽皮的猴子贴纸,我一直贴在修正带上直到中考,当时的你是个挺叛逆的女孩(毕竟早早地就染了发),也许在老师眼中你并不是一个好女孩,但在与你接触后发现,其实你为人很热情,心地很善良,后来初二分A、B班时,我去了A班,你去了B班;还记得当年最爱我的语文老师鲍莲芝老师,那年我进校时才预初,语文是最烂的科目,现在已经想不起来当年是如何当选的语文课代表了,可能是班主任王曹寅老师一开始选用的,鲍老师对我关怀无微不至,此生难忘,可以说对我的关心已经远超自己班的学生了(当时鲍老师是4班的班主任)4年初中学业生涯,您对我的关心全校皆知,远近闻名,中考时语文发挥一般,123,难忘师恩,鲍老师总是将我当成自己的孩子般呵护爱护,总是处处护着我,谢谢老师,我永远爱你,高中有幸同校的方妤馨总是和高中同学说起鲍老师对我的爱,将来若有机会定报答老师,还记得当年初三我入团时的考试,因为自己一直忙着学业,也没看复习的资料,也没看团章,所以入团的考试一直没通过,记得那次是初中阶段的最后一次入团机会了,有些沮丧,几天后老师您在办公室门口问我那个入团考试是怎么回事,怎么没通过,我说是没时间复习,您问我想入团吗?我说想,然后您让我不要再胆心入团的事了,好好复习迎接中考。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入团了,入团的薛逸老师给我团员证以及带我们宣誓,考前几周,在一次爸妈家长会(貌似是,忘了,也可能是,嗯,应该就是家长会,可能是二模的家长会)与您的聊天时,才无意得知是您,在入团考试后的一次学校会议上慷慨激昂地拍桌说:赵哲这么好的学生,如果他不能入团,那么学校还有哪个学生有资格入团。(如果没记错,应该是原话)会议上一片死寂,片刻后老师们一致同意让我入团。老师,谢谢您,当年给我的一次入团机会,如今,我已是一名中共预备党员。

18号的早上,也就是考英语时,卡在了完型填空的一个空格,随着一个响亮而又突然的喷嚏,那个空奇迹般地填出:performance,首字母给出的是p。

还记得当年初三的艰苦,4班的吴正昊为了上课不打瞌睡,每天都吃大量的速溶咖啡,鲍老师问这样不是一直上厕所,他的回答是他选择干吞粉,直接一包包拆开向嘴里倒。老师听后也极为震惊,感叹初三学生之不易。

晚上,很困,想睡,却不知怎的,想写下这篇,一边写,一边眼泪已经,止不住了。

初中,是最快乐,最幸福,最不懂竞争,最顽皮,最不听话,最惹老师发火,最惹父母生气,最没心机,最纯洁,最纯真,最单纯的,最美好的,年龄。中考,使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的,大家,又分开了,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好想再和你们一起玩耍,好想再和你们一起刷题,好想再和你们一起聊天,只是,我们都知道,中考这一天的到来,不但决定了我们未来的道路,也决定了,初中那些同学们的分别。只是,来得太突然了,仿佛那些美好的初中回忆,就在昨天。

——致上海市第二初级中学(简称市二初中)原2011届毕业生3班,4班,以及,最爱我的,鲍莲芝老师

赵哲    当年3班的学号,17

想你们了,以上,美好的回忆,打包,怕以后时间久了,就忘了。

1号沈竞凤

2号屠悦悦

3号吴海烨

4号何嘉仪

5号李昕婷

6号施海伦

7号王佳

8号朱慧莹

9号金茗

10号薛源

11号林悦

12号曹嘉仪(预初时的好同桌,有些马大哈,打扫卫生时曾打碎我的仙人球植物,如果班主任不换掉她就好了)

13号苏晓蕾

14号谢逸双

15号何逸君

16号胡文喆

17号赵哲

18号陆鸣杰

19号杨金锦

20号徐旭来

21号沈建盛

22号胡嘉文

23号何英才?(预初时我们都曾是学习委员,后来,你去了加拿大,我们欢送你)

24号李超豪

25号王浩宇(抱歉最近才在贴吧上看到你多年前的贴纸我爱赵哲,你个基佬)

26号范镇铭?

27号范晓伟?

28号

29号李章龙?

30号

31号

32号黄晨涛(还记得4班有个和你一样读音的黄陈涛吗,我们简称小黄和大黄,因为你长的小)

33号王冠伦(人很好非常热情虽然学习不好)

抱歉时间久远有些人名记不清,也搞乱顺序了

2011年6月10日,引用杜乃佳(乃姐)的一篇短篇人人日志:

明天的默写再也不用订正了
说明天最后一次听到赵哲的椅子被他的屁股弄的乱叫还有他纯正的美语
说明天最后一次听蛋嵩山胡扯蛋
说明天最后一次看到何逸君的圈圈字
说明天过后还未能完成的拆尽箱子的大业
说明天最后一次看徐旭来帮英语老师扯词汇
说明天最后一次看伟大的洸洸解数学题
说明天最后一次看鲍莲芝说什么说着说着猥琐的笑了
说明天最后一次听陆路颖说嘴巴帮我关起来
说明天最后一次被柳海峰内涵到
说明天最后一次上化学上到想吐
说明天再也不会有被抱怨的坑爹作业
说明天过后再也不会有默契的[我们爱语文][我们爱英语][我们爱数学][我们爱物理][我们爱化学]
说明天过后班里的老鼠们就要挨饿一年多
说说说 我不想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