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

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

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的不够卖力将会是一种罪行。

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https://zhuanlan.zhihu.com/p/105339853